主页 > A嘉生活 >忍23年媳妇第一张请假单:主妇休息年不做饭、睡到自然醒 >

忍23年媳妇第一张请假单:主妇休息年不做饭、睡到自然醒

2020-07-09

我的主妇休息年 我不做饭
从公婆家楼下的公寓搬出来,也交出媳妇辞职信后,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过「主妇休息年」。一般来说教授或神职人员在工作六到七年之后,就可以获得一年的带薪休假。法律又没有规定,只有教授或神职人员才可以享受这种福利,作为主妇我也想要有休息年。我的主妇生涯超过二十年以上,其间完全没有休息过,应该具有可以休息一年的资格。
我在这一年中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做饭」。正好儿子去当兵,上大学的女儿因为忙碌的课程,几乎很少在家吃饭。因此,我即使不做饭,也没有什幺负担。
之前,我因为参加旅行或研讨会,跟先生说会不在家时,他第一个反应都是:「那谁做饭呢?」每次我需要外出,最先困扰我的就是做饭这件事情。结婚之后,我最大的压力也来自于,必须準时做饭的灰姑娘时间。公婆每天吃饭的时间是早餐八点,午餐十二点和晚餐六点。即使我们后来没有跟公婆同住,还是无法摆脱一到下午五点就要準备做饭这件事。
为了活下去,吃饭当然是很重要的事。但把这件事情只交给一个人做,而且要求非做不可,这就是看不到的强迫和暴力。我真的很想停止每天都需要做饭这件事。并不是因为要花很多精神和时间,也不是因为这是很困难的事情,而是这是「一定要做」的,我才不想做。也就是说,我想放下做饭这件不得不背的行李。
我跟自己说:「我不做饭的话,又不会怎样」、「不做是可以的,没问题」。于是有一天,我向先生提议:
「我打算一年不做饭。」
「那我们是要挨饿吗?」
「不,不用挨饿,买来吃就可以了。」
「每天?」
「嗯,每天。」我接着说,「我虽然说一年,但可能更长,也可能会缩短。等我想要做的时候,才会去做,我再也不要做不得不做的饭了。」
于是,我跟先生开始去外面的餐厅吃晚餐。他下班回到公寓楼下后,我们就会一起去找餐厅。一开始,我们选择先生爱吃的猪血肠汤饭、马铃薯排骨汤、鳅鱼汤、解酒汤等。这些都不是我喜欢吃的餐点,但是一想到可以不用做饭,除了补身汤〈也就是狗肉汤〉之外,我都觉得没关係。而且慢慢的也都觉得这些食物也还不错。在餐厅吃饭时,我常常看到独自吃饭的男人。
等我们吃腻了社区附近的食物,慢慢开始扩大範围和菜单。有时候也会用炸鸡和啤酒代替晚餐,或是吃紫菜包饭、泡麵、炸酱麵、糖醋肉、汉堡、披萨、猪排、义大利麵、辣炒年糕等各式各样的食物。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终于摆脱了做饭这件事情。之前偶尔不做饭的日子就像是主妇的假日,如今可以每天不用做饭,真的像在做梦。过去的我总认为,要是主妇不做饭,世界不知道会变成怎样,或是会受到很大的报应。可是,当我一年不做饭后,天没有塌下来,也没有受到任何报应。「原来是可以这样的」我心想。
我被「主妇一定要那样做」的想法束缚住的时候,只要一没有这幺做,强大的罪恶感就会如同即将遭受天谴或触犯大忌般袭来。「原来主妇也可以不用做饭。」体会到这件事情,让我感到自由和愉快。「不管是什幺事情,都是我想做的时候才做。」这句话让我的内心感到无比的平和。

主妇休息年中,第二个我想做的事情是:「每天睡到自然醒」。
我结婚之后,第一天在公婆家的起床时间是早上六点,如今这幺做已经超过二十年多了。为了早起,我必须早睡。因此,我还曾以为自己是晨型人。
每天早上我都很想再睡多一下,可是我必须起床为上班的先生和上学的小孩们準备早餐。老二高中毕业后,我以为自己也可以从早起为孩子们準备早餐这件事情毕业,没想到为了先生还是得继续这幺做。
某天,我想到自己也想从「一定要早起」中获得自由。于是,我对丈夫说:
「孩子们全都高中毕业了,我也想每天睡到自然醒。所以,你就自己準备早餐再去上班吧!」
「妳帮我简单準备一下早餐,再回去睡不就可以了。」
「不要,我醒来后再去睡也睡不着了,我要一直睡到自然醒。」
「又不是叫妳做饭,只是简单拿个麵包而已,又花不了多少时间……。」
其实,我们家的早餐菜色换成麵包、咖啡,还有一颗苹果已经很久了。就如丈夫所说的,準备这样的早餐花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但即使只有一分钟,我也想用来睡到自然醒。
「早上上班时间即使是一分钟也是非常宝贵的,妳就帮我準备,然后再继续睡个够吧!」先生开始不满。虽然我也非常认同他所说的,上班前的一分钟是很宝贵的,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不,即使是醒来一分钟,我也无法再睡回去。」
先生觉得我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会不会太过分了?这样可以吗?先生为了工作準备出门时……不,我现在正处于主妇休息年。至少一年我想摆脱『一定要做什幺』。再说即使不是休息年又如何?孩子们都可以自己起来準备早餐再出门,他是成年人,自己準备早餐也是应该的。」
就这样,我的内心又开始打架。在生活中,总是忍耐和牺牲虽然痛苦,但说出自己的内心话,并用实际行动去执行时更加艰难。因为除了其他人,我也会责备自己。
听到我不做饭,也不準备早餐时,我妈妈这样说:
「妳说早上只要睡觉?妳竟然这幺做……我的女婿真的好可怜。」
「妳说什幺?不做饭?妳脑子正常吗?」
「那要吃什幺?什幺!每天买来吃?哎哟,看来妳真的疯了。」
「对,我或许真的疯了,但没有关係。」
每天晚上睡觉前想到隔天不用早起时,我内心的批评声依然不断,但我坚强的挺过来了。三个月后,我总算可以安心入睡了。二十三年来的早起习惯,居然在一两个月内就这样简单改变了。因为早上睡到九至十点,晚上上床时间自然也推迟了。我发现,我其实并不是晨型人。
等我睡到自然醒来时,先生已经去上班了。「我居然没有被吵醒?」连我自己也感到神奇。我张开双臂,伸了个懒腰,开始好好呼吸起这自由的空气。


上一篇: 下一篇:

曾几何时,「少即是多」的设计概念也蔓延到西装界来,如今最in最流行的西装,不是越窄越好看的肩线,就是

介绍过这幺多西装穿搭的秘诀,相信各位应该都对打扮自己有一套想法了,不过,即使西装穿得再帅,可未必就能

纽约时装周的街头穿搭照仍在网路上疯狂盛传,我们可以看到正装与球鞋的搭配依旧相当盛行,甚至还出现西装裤

本文原为〈猿猴能说话吗?:西西的另类动物书写〉,刊于《「牠」者再定义──人与动物关係的转变》(三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