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嘉生活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2020-06-23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上週,英特尔用 153 亿美元拿下了汽车驾驶辅助系统製造商 Mobileye。与巨额的收购费用相比,这家成立于 1999 年的公司的以色列血统更加引人注目。

与创新企业成堆的硅谷相比,以色列,这个对大部分人来说还略显神祕的国度,实际上早已成为全球领先的科技创新之国。虽然全国人口数量还不及许多大城市,但在这弹丸之地上却诞生规模惊人的科技创新产业。

有资料显示,目前在美国那斯达克上市的高科技公司中,来自以色列的企业数量居世界第三。

这片被犹太人视为「应许之地」的土地,如何成为科技创新的「圣地」?

先天不足却成为「第二硅谷」

位于地中海东岸的以色列,有一半以上的国土被广袤无垠的内盖夫(Negev)沙漠覆盖。而在沙漠以外,高原、山地又佔去了大半。

对这个国土资源稀少的国家来说,儘管地处中东,但油气资源却无法和周边的土豪国家们相提并论。直到 2009 年和 2010 年,以色列才分别在海法以西的地中海区域发现了两个天然气油田。

而 1948 年宣布独立的以色列,在为逃亡多年的犹太人建立家园同时,也历经了周边阿拉伯国家的敌意与威胁。

人口稀少、国土资源复杂、国际环境恶劣,这就是摆在以色列人面前的生存环境。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然而就像历史上历经数次劫难还是顽强生存下来的犹太人一样,以色列依靠对先天环境的适应与改造,发掘了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

因对资源的依赖性较小,高科技产业成了以色列的选择。

自建国以来,以色列一直致力于对高科技产业的投入。而无论是基础科学,还是创新技术,以色列都有自己的发展之道。目前,凭藉在遗传学、电脑科学、化学等领域的深耕,已有多达 10 名以色列人和以色列裔人获得过诺贝尔奖;而在那斯达克的上市公司中,来自以色列的企业数量也仅次于美国和中国,位居世界第三。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以色列特拉维夫夜景。

如今的以色列,不仅在沙漠中开出一片绿洲,更成为初创企业的摇篮。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即时通讯软体 ICQ,就是 1996 年诞生于以色列的 Mirabilis 公司所做,那个时候还没有 LINE、MSN 。而除了 Mobileye、Viber 等声名在外的公司,还有无数不知名的初创公司以及蠢蠢欲动的科技创业者,他们遍布于特拉维夫等城市。

在这个人口才 850 万、国土面积刚过 2 万平方公里的国家,目前已育成了超过 6 千家新创企业;这些数量众多、技术领先的新创企业,自然也吸引了创投机构和跨国公司的注意力。

Google 曾经看上以色列的网路应用开发商 LabPixies,后来又把导航应用软体公司 Waze 招入麾下;三星也曾收购以色列机上盒厂商 Boxee;英特尔对 Mobileye 的收购自不必提,他们还曾经拿下了以色列 VR 技术公司 Replay;就连以往对以色列市场关注不多的中国企业,也在近几年纷纷「西游」,对这片热土进行投资。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数据显示,从 2005 年到 2014 年,平均每年有约 86 家以色列公司被巨头收购。

而除了疯狂的买买买,这些科技网路巨头也看上以色列本土的发展环境,纷纷在此开设分部。就像印度的班加罗尔一样,以色列北部城市赫兹利亚也因密集的跨国科技公司大楼,被人们称为「小硅谷」。

扬长避短,以色列人用有限的资源打造了一个科技创新强国。

以色列的不服从

有人曾说,以色列人就像天生的网际网路产品经理。

对一切事物质疑、探究;不囿于等级、阶层,敢打破常规、与人争辩;开放、思辨却又专注,永不满足于现有成果,不断坚持创新……

这些创新所必备的精神似乎成为整个社会的共识。在企业中,员工可以畅所欲言,不必担心自己的看法会「冒犯」上级或者同事;在学校,永远保持怀疑和随时準备辩论成为学生的「权利」,只要有理有据,真理也是可以「挑战」的;就连在军队,低阶士兵也可以向高阶军官发起「挑战」,以色列军队还因此成为世界上少数没有阶级观念的军队。

这种「对权威的不服从」,其实早已深深镌刻在犹太人的思想文化中。对他们来说,就连犹太人的律法都处在不断的讨论、补充、修订中,开放精神成了他们的信仰。

以色列的历史和国情,更让国民们相信:在危机中没有什幺是永恆的,只有依靠自己的双手才能活下去。实干精神因此成了以色列的另一创新要素。

在《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一书中,有一个说法是:如果一个以色列男人想要与某个女人约会,他会在当晚就叫她出来;如果一个以色列商人有一个生意点子,那他在一週之内就会将它付诸实践。

不知道这个说法是真是假,但多年的颠沛流离和生存危机确实造就了以色列人,或者说是犹太人不畏惧冒险、活在当下的精神。据说,在现在以色列的创业者中,很大一部分是连续创业者,哪怕已经赚到了足够下半生生活的资本,还是有很多人选择继续创业,哪怕已是白髮苍苍的老翁。

当创新精神成了全民族共识,以色列成为创新之国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以色列军队:「世界上最好的育成中心」

360 创始人周鸿祎曾说过:「以色列军队是世界上最好的育成中心。」

2013 年,他曾经亲自去以色列考察。虽然照他的话说,这次考察他成了「宣传噱头」,但是真的去了之后,还是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事。

在他看来,文化是创新的土壤,而以色列的现状刚好印证了这个说法。尤其是以色列的军队。

实行全民兵役制的以色列,为以色列贡献了众多创业创新人才。1970 年代,来自希伯来大学的两位科学家提出「Talpiot(塔楼)」计画。被选入计画的很多人后来都成为以色列科技界的重要人物。

在这个超级精英培养计画中,他们每年从全国顶尖高中生的 2% 中挑选合适的人,进行长达 41 个月的训练。一旦入选,这些士兵需要签署延长 6 年兵役的协议;在进入培养计画之后,这些士兵除了最基本的军事基础训练之外,还被要求加强在数学、物理方面的学习,以领悟「军队和科技之间的关係」。

这样的结果就是,以色列军队不只战斗力强,创新和应变能力也很强。周鸿祎在部落格中写到,一个以色列投资人在当飞行员的过程中为了躲避导弹,发明了回字形的绕行方式,这个小发明让他在参战时成功捡回了一条命。

处在阿拉伯「宿敌」包围中的以色列,也因严酷的外在生存环境而不断加强国防科技的研发和投入,军事科技产业也因此成为以色列研发产业中最知名、能力最强的产业之一。

如今,由以色列本国研制生产的无人机、预警机、航空电子装置等装备,性能已经位居世界先进水準,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越了欧美发达国家。这些军工产业的产品和人才,大部分还会转至民用,进一步推动高科技产业的进步。

内外皆有力的政府

在以色列的科技创新发展史中,曾经历了两次科技创业热潮:一次是 1990 年中期到 2000 年;另一次始于 2005 年。在这两波创业热潮的背后,都有政府推动的影子。

1993 年,以色列政府推出名为「YOZMA」的计画。如果一家科技公司获得了国际风险资本投资,政府将为其提供 1:1 的配对资金支持。这个计画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以色列中小企业的崛起,短短几年间,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就从 100 家增长到 800 家。

2000 年之后,以色列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网路发展停滞期,政府为了鼓励创业,推行了新的育成计画,每年会在全国甄选出来的 20 个育成机构内对 100 个项目进行投资。经过这轮「刺激」,到了 2005 年,以色列又迎来了新一轮的科技创业热潮。

不仅如此,以色列政府还在海法、赫兹利亚等地开设高新科技园区,为首席科学家和研究项目提供科研经费,每年还开办很多圆桌会议,吸引外商投资和合作。

而除了鼓励国内的创新创业,以色列政府还亲自到海外给国内企业「拉外援」。

只有 850 万人口的以色列,何以成为科技创新强国?

以色列总理班杰明·纳坦尼雅胡。

今年 2 月,以色列总理纳坦尼雅胡与美国总统川普在华盛顿会面,结束了和欧巴马政府长达 8 年的紧张关係期。身为以色列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以色列的国家经济发展,尤其是川普政府的一系列军事外交政策,给以色列提供了绝佳的发展机遇。

比如说川普要在墨西哥边境筑墙,就让传说中要为这个计画提供感测器和指挥控制系统技术支持的 Magal 公司股票大涨;川普要增加国防支出和军事预算,这对大型无人机和头盔系统供应商 Elbit 来说也是一大利多。

以色列中央银行行长 Karnit Flug 曾指出:

与美国的「紧密」关係,确实在以色列的科技产业发展史上有很大作用。由于美国政府不限制以色列的高科技产品出口,以色列本国的科技产品得以以免税优势对外出口,再加上政府的政策补贴,很多跨国科技公司会选择在以色列设立分公司。

不过以色列政府也深知「鸡蛋不能放同一个篮子」的道理,尤其是对他们这样依赖进出口贸易的小国来说,国际局势的风云变幻是经济发展的风向标。一边尽力保持与美国的「蜜月期」,另一边还要多抱几条大腿。

3 月 20 日,内塔尼亚胡率领 5 名部长级高层,以及约 90 名以色列各领域商界人士,组成了「以色列史上最大商务代表团」出访中国。在建交 25 週年之际,中国以宣布正式建立「创新全面伙伴关係」,未来双方将不断深化在科技创新领域的合作。

对以色列来说,中国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也是以色列的第三大贸易伙伴,近年来又在网路科技创新方面取得显着的进步,毫无疑问是最值得期待的战略合作伙伴之一。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在与内塔尼亚胡的会面中表示:

以色列政府的努力没有白费,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给以色列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这次要共同发表创新合作伙伴关係的声明,同时加快建立一条合作的绿色通道,中方欢迎更多以色列技术产品进入中国。」

以色列难出大公司?

在以色列的科技界,有这幺一个现象,他们更擅长育成中小型初创企业,却常常在培育大公司方面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以色列知名风险投资人 Jon Medved 就曾经表示,「我自己创办或帮助创办过 60 多家公司,规模都在千万或上亿美元,从未达到 10 亿美元。」

在以色列风投机构 Startup East 创始人 Amos Avner 看来,相比于中国的创业公司,以色列的创业公司偏保守,他们很多人创业就是为了将来公司能出售、卖个好价钱,不是所有公司都能熬到独立上市。

850 万人口,却孕育了多达 6,000 家科技创新企业,以色列的创业奇蹟在世人感到惊豔的同时,却也无法掩盖繁荣之下的问题。

的确,对于地处局势複杂区域、本国资源贫乏的以色列来说,规模小的中小型创业公司的成长风险更小。但是对一个国家来说,只有这些创业公司是不够的。

以色列经济与产业部长艾里‧科恩曾在今年 2 月份提出:

在他看来,虽然很多以色列人呼吁政府把更多的资金投入教育、文化、健康和社会福利等事业,但目前更重要的是先吸引投资,拉动整个经济的成长。

于是我们看到马不停蹄在世界各地奔走的以色列政府,对他们来说,小国的成长之道,与借力使力密不可分。而一个国家真正的经济繁荣,也离不开大型公司、支柱产业的形成。

历史上的犹太人,几经迫害和欺侮,却依靠他们特有的智慧在丛林法则为王的世界顽强地生存;他们的智慧,曾经表现在善于经商,如今又因为科技创新而重放光辉。

以色列国父戴维‧本‧古里安曾在 1947 年发表的战争檄文中说道:

「一无所有」赐予了他们追求「有」的无限可能与动力。因此与其说他们天生聪慧,不如说是后天付出更多努力,善于扬长避短,发掘自己的潜力。科技强国以色列,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与思考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黄田志和郭素沁与雪隆慈德善佛堂代表商谈兴建新佛堂发展准证的事宜。左起为骆福莱、郭素沁、容姑、黄田志

随着更多新住宅房屋的增建,滞销房屋的减少,预料2015年森州的房屋市场将迎来新的畅旺期。根据财政部

托登罕热刺淘汰曼市晋级欧冠半决赛,目前在英超联赛排在前四,在主帅波切蒂诺的带领下,他们打出了非常不错

哈拉班路全长约1.2公里,第二期路段将在两至三周内正式启用。哈拉班路第二期工程近乎完工,料于两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