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管生活 >2014年中国经济变数之二:资金价格 >

2014年中国经济变数之二:资金价格

2020-08-09

2014年,中国经济变数仍在,但已与去年有所不同。在国内利率市场化改革快速推进(甚至可以说是过快推进)的过程中,金融监管者与金融机构之间的猫鼠博弈进一步升级。金融创新让监管者对金融市场运行的行政掌控力下降,反过来又促使监管者出台更加严厉的措施来控制金融活动,从而令金融市场乱象纷呈。这一局面在2014年仍将延续,将会给金融体系乃至整个宏观经济带来巨大风险。

上次,我们着重分析了金融系统的信用问题。下面,让我们来分析一下2014年中国经济的第二个变数,即

变数之二:资金价格

过去几年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快速推进给中国货币当局自身带来了不小麻烦。资金价格的上扬和波动就是一个表现。在2014年,资金价格将像去年下半年那样,继续存在高度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主要表现在两处:一是资金价格自身的走势;二是资金价格对实体经济的影响。

2014年中国经济变数之二:资金价格
中国的“钱荒”,何时能真正解决?(看中国配图)

利率市场化改革很大程度上弱化了监管者通过传统行政手段调控货币投放的能力。但另一方面,实体经济资金需求主体又并未建立起对资金价格的敏感性,导致央行仅凭利率手段无法控制住货币总量。因此,从2013年6月开始,央行又重回数量调控的老路。只不过这个数量控制更多作用于银行间市场这一流动性源头之上。于是,银行间市场就从“钱荒”之前的利率稳定变成了之后的数量受限、利率波动。可以预期,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的这种紧平衡在2014年还会延续。而在流动性偏紧的预期之下,在节前、季末这些关键时点,金融机构之间资金拆借意愿将会下降,导致资金面内生性收紧,进而引发资金价格的大幅攀升。尽管笔者相信如去年“钱荒”那样极端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但资金价格的不确定性应该持续处于高位。

较高的资金价格对实体经济会有一定的紧缩效应,对民营经济尤其如此。较高的资金价格一方面会增加民营企业的财务成本,恶化其经营效益,另一方面又会抑制其资金需求,进而削弱其活力。而与政府相关的资金需求方(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政策性银行)则在高利率环境下仍然能保持较为旺盛的资金需求。这样就事实上形成了国有资金需求对民间资金需求的挤出,令本应是利率市场化受益者的民间经济反受其害。同时,经济增长则更加依赖国有经济,经济结构进一步扭曲,增长的势头也更加依赖政策推动,从而呈现出更加波动的局面。而民营经济在高利率重压之下还能维持多久,也存在较大变数。
 

上一篇: 下一篇:

巧儿今年九岁了,下面还有个四岁的弟弟,巧儿的妈妈不幸染了重病,住在医院里,爸爸除了要照顾妈妈,还要想

膝盖关节一直是诸多长辈的困扰尤其到了中老年又缺乏运动的情况下很容易伴随着天气或者其他原因而不适可是没

在满山五颜六色、层林尽染的初秋季节,宁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重点高中。那时候上高中,学生每个月要向学

电影《不管妈妈多幺讨厌我》讲述一段始于被虐、终于与至亲和解的生命故事,改编自真实经验,绝对赚人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