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管生活 >2014县长争夺战与强拆大埔四户之谜 >

2014县长争夺战与强拆大埔四户之谜

2020-08-09

日前,苗栗县国民党籍现任立委徐耀昌因为十三年前,在担任头份镇长任上,违法贩卖土方,遭到台北地方法院判刑九年,褫夺公权六年。这宣判无疑对徐耀昌的县长之路造成冲击,等于是宣告他2014年无缘以「国民党」旗帜参选县长。

2014县长争夺战与强拆大埔四户之谜

虽然全案仍未定谳,可再上诉。不过,徐耀昌则是在判决出来的隔两天,大动作的在苗栗地方版买下了半版广告发出「沈痛声明」,指出这个案子十三年来迟迟不开庭,偏偏选在这个党内初选的敏感时刻,三个月内快速审完,并且判刑。他强烈怀疑,这背后是有人在做政治操作。

事实上,2014年苗栗县长的争夺战,很早就在地方揭开序幕。如果你到苗栗各地游走就会发现,现在苗栗各个重要路口都有看板:除了现任立委徐耀昌「当『蓝』不让」,还有林久翔「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2014县长争夺战与强拆大埔四户之谜

对地方的政治人物来说,传统上仍是国民党大票仓的苗栗,只要能够挂上国民党的旗帜,就有如黄袍加身,如虎添翼,选上县长的机会,几乎是十拿九稳。不过,这次的县长争夺战,依照目前看来,各个山头角力的激烈,就算最后代表国民党参选的候选人,是否能够顺利当选,可能还言之过早。

2014县长争夺战与强拆大埔四户之谜

原因无他,而是因为在地方上实力最被看好的徐耀昌,在卖土官司的判决之后,如果仍坚持要参选,等于要以无党籍的身份参选。相较之下,目前也有意愿参选的林久翔,已经可以说是轻鬆等着国民党提名他。不过,在这之间,目前最关键的一股势力,恐怕还是当家县长刘政鸿的意向。地方盛传,刘政鸿与林久翔毕竟是正副县长,两人当然已经利益共同体。刘政鸿挺林的机会,远大于挺徐的机会。不过,事实上,苗栗地方的政治山头,还不只这三个人。

曾经担任过两届竹南镇长与一届立法委员的康世儒,今年年初,因为「连选连任认定」的问题被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判处当选无效,因而镇长的空缺必须补选。而被判决当选无效的康世儒仍推出他的弟弟,康世明出来参与补选,宣称要为「康家讨公道」。当时的国民党推派出县议员陈碧华,而民进党则徵召律师李震华应战。选举结果,以无党籍名义参选的康世明拿下了47%的选票,击败拿到36%的陈碧华以及16%的李震华。

这场选战的结果,或许并非如同康家兄弟所宣称的,竹南人要还康家一个公道,其真正证明的是,竹南依然是康世儒家族稳固的票仓与地盘。而康世儒本人则是在那之后,积极投入县长选举的布局。

2009,苗栗第一选区(包括竹南镇、造桥乡、后龙镇、西湖乡、通霄镇、铜锣乡、苑里镇、三义乡;地方上又称为海线)的立法委员李乙廷,因被控贿选且判决当选无效定谳后,空缺必须补选。当时担任镇长的康世儒积极争取国民党内提名其参与补选,但国民党最后却提名李乙廷的太太陈峦英代表参选。康世儒仍然以无党籍身份参选。而当时民进党因预计提名人杜文卿官司问题而未提名候选人。在此之下,康世儒积极运作,与在苗栗第一选区有相当基本盘的民进党人结盟。选举结果,以无党籍之姿参选的康世儒显胜国民党的陈峦英。至此之后,康世儒俨然成为苗栗海线的一股势力。

此次,眼看着国民党的徐耀昌与林久翔已经陷入初选内乱,而近期徐耀昌的官司与其坚定参选的决心,又让国民党分裂竞选的局面是越来越明显;因此,康世儒仍积极运作地方,寻求地方上其他势力的支持,特别是在上次县长选举拥有三成多实力的民进党人。不过,无论如何,依照目前的态势看来,2014年苗栗县长的选举,国民党二位分裂与一位无党籍的三强鼎力局面已经相当清楚。

有趣的是,因为强拆「大埔事件」而被整个社会舆论钉得灰头土脸的刘政鸿县长,虽然在其强盗式的拆除大埔四户住宅后,面对众多舆论还能面不改色的宣称那是老天赐给他的「良机」。但在七月五号之后几度试图动员苗栗县民支持其强拆大埔四户的活动中,已经可以渐渐看到其政治影响力在衰落的疲态。而还愿意跟他站在一起的政治头人,台面上支持是一回事,私底下如何运作又是一回事。

看起来,这个由利益组成的「共同体」,在刘政鸿执政的末期,已经可以看到各自为了利益的追求在彼此斗法,既有的政治板块开始在摩擦、鬆动。在此之中,刘政鸿在这场选战之中,究竟扮演什幺角色?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因为,刘政鸿是否当选不仅仅关乎其既有利益团体的利益是否得以维繫,某种程度上,也是其个人的政治生涯能否延续的「生死」问题。

谈到这里,此次「大埔事件」看起来好像跟几位地方政治头人的政治权位的竞逐没什幺关係。不过,如果仔细探究苗栗县府主张强拆大埔四户的理由,特别是位在公义路上与仁爱路交叉路口上,以「交通安全」而必须拆除的张药房来看,整件事情还是没有找到最说服人的论点;换句话说,苗栗县政府到底为何要强行拆除大埔四户,依然是个「谜」。

不过,更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是,苗栗县府在七月五号之后,看到公民团体声援大埔四户,也不甘示弱的想要动员县民北上总统府、行政院声援。声援什幺?看起来像是在说:「苗栗县长在地方上仍然很有人气、很有影响力」。但为何一个地方议题,必须要县长动员县民北上向总统、行政院院长呛声?

说实在,从苗栗外人眼里看起来,都像是电影情节般的地方诸侯带兵攻进京城,向皇帝索求什幺。十八号大埔四户遭到偷袭式的拆除后,县长对媒体说了一句引发社会公愤的话—「天赐良机」,不过,如果按照他对媒体说二十二号是原本预定的拆除日期,那对他来可能真的是天赐良机。国民党主席的改选,则是在二十日。

不管怎幺说,最近苗栗因为县长强盗式作为而受到关注,竹南公义路上的7-11还因此赚满了荷包;县长家附近的邻居,或许也没有想过除了「国庆烟火」之外,也可以吸引这幺多人潮。然而,在这幺多的公民行动中,或许,真正牵动那些政治头人愿意起身为人民做些什幺的,恐怕还是他们自己的利益与盘算。

想想论坛一岁了!八月十日(六)下午,诚挚邀请您来与我们一同庆祝、交流。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05089979523110/专栏作者读者见面会|张睿铨〈囡仔〉募资感恩之旅首站



上一篇: 下一篇:

USB Type-C 介面以及 USB 3.1 标準的到来,理应为消费者提供更多便利。然而就目前来看

还记得上个月苹果发表的新版 MacBook 吗?还记得 Google 推出的 Chromebook

USB 标準制定论坛日前针对 USB 3.0 发表更新规格 USB 3.2,在 USB 3.2 规格

常常看到摄影师在拿着笔电转存记忆卡里的照片,如果笔电电力太低就会开始紧张到跳脚,现在有款转存器:薄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