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管生活 >妞书僮:减少碳排放居然是毫无意义的环境政策?!《消失中的北极》新书转载 >

妞书僮:减少碳排放居然是毫无意义的环境政策?!《消失中的北极》新书转载

2020-07-02

《消失中的北极》

第十章 诡谲多变的天气

二○○九年到二○一○年、二○一○年到二○一一年、二○一四年(一月)以及二○一四年到二○一五年等,这几年的冬季,美国东部与西欧极为寒冷。

这种极端天气严重冲击美国的玉米收成,使得解决非洲饑荒的储粮大幅减少。这种情况若在重要的农作期间发生,显而易见的会导致北半球中纬度的主要作物生产区无法耕作,进而造成大规模的饑荒,甚而造成某些国家的政治动荡不安。我们都知道,天气会不断改变,偶尔冬季天气异常也不足为奇,只能算是一种随机波动;然而,天气异常若在六年之间重複发生,并逐渐表露某种新的气候模式,此时,就必须思考它是否跟地球的其他明显变迁有关。气候异常的现象在北半球的中纬度地区逐渐扩散,且持续不断发生,逐渐蔓延至全球各地,呈现出相对的信号(先暖再冷,再从冷变暖),这点暗示高速气流已经有所改变。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珍妮佛‧法兰西斯(Jennifer Francis)与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史蒂芬‧维拉斯(Stephen Vavrus)曾提出一个合理的机制,率先在论文中指出,高速气流的改变与逐渐减弱的纬向(南─北)风,与北极夏季的海冰消融有关。如果他们的推断正确,短暂的天气改变,就会成为长久的气候变迁,最终使得冬季与春季的天气,变得极为糟糕,不仅会严重冲击中纬度国家的经济,同时极端的天灾,例如二○一二年侵袭美国东海岸的桑迪飓风(Hurricane Sandy)也会更频繁的发生。

除了影响天气,海冰消融也会让人类更难温饱:高山冰河消失之后缺乏了冰雪,减少了粮食作物区在春天的可用水量。

天气与高速气流

近几年来,极端的天气异常现象主要发生在北半球的中纬度地区。单单二○一四年到二○一五年的冬季,旧金山就在加州乾旱期,首度创下一月无降雨的纪录,美国中西部与东北部也异常寒冷,而新英格兰地区则下起大风雪。

基本上,北半球的天气受到两个大型气团持续的複杂交互作用影响:一是以北极为中心的极地气团(polar air mass),二是位于低纬度的温暖热带气团(tropical air mass)。其实全球的温度并非随着纬度高低,而平稳逐渐变化,而是在低纬度热带气团与极地气团的交界处发生急剧变化;这个气团交界称为极锋(Polar Front),是一种气团碰撞区,大西洋低气压就是在此生成;而低气压的行进路径会受到本身所在位置的影响。

陡峭的气压梯度(pressure gradient)若发生于高层大气(气团交界的伴生现象),会形成狭窄的高海拔强风带,偶尔风速会超过时速二百英里(约三百二十二公里),而它会在对流层顶(tropopause)的下方生成(到了对流层顶的高度后,大气温度便不再随着高度攀升而下降,而是準备回温;极区的对流层顶高度大约是九公里)。南北半球都会出现前述的风带,通称为高速气流。而「极地高速气流」(Polar jet stream)通常指北半球的高速气流,它与极锋有关。极锋两侧的的温差越大,极地高速气流便越强烈:通常在冬季通会比较强烈,因为那时无日照的严寒北极与中纬度地区的温差通常也最大。经常搭机在大西洋上空往返欧美两地的旅客,一定很熟悉高速气流。若从美国飞往欧洲,高速气流就是强劲的顺风,反之则成了强势的逆风。

极锋两侧速度落差太大而让气流不稳定,因此高速气流并非笔直前进,而是沿着曲折的路径前行。高速气流越缓慢,曲折的程度便越大。近来,高速气流曲折的程度越来越大;换言之,曲折路径横跨的南北範围越来越广。这便驱动了另一种能量回馈:位于高速气流边界、靠近热带区域的北行气团会替北极带来较为温暖的空气,而靠近极地侧的南行气团则将寒冷的空气带离北极,送到比以往纬度更低的地区。

因此,高速气流曲折路径增大範围后,便会让更多热能从中纬度地区流到高纬度地区,进而加剧了北极的暖化,减少了极地气团与中纬度气团的温差,导致高速气流减速、路径曲折幅度扩大,使得热能交换的回馈效应增强。因此,法兰西斯与维拉斯提出的机制便被称为「高速气流回馈」:北极海冰的消融让高速气流改变位置,而高速气流改变后,又会让海冰消融得更快。除了振幅加大,曲折路径顺流(向东)移动的速度也会趋缓,让天气模式越发稳定,使得乾旱、水灾、热浪、寒流等现象得以持续更久,进而造成更大的危害。

曲折路径範围扩大之后,其影响已不限于本身,更会扩及到更南的地区,这是因为空气流动减缓。其中一项效应,就是大西洋热带地区会出现更多飓风,因为被送往北极的热能减少(北极暖化之后,与低纬度地区的温差便会缩减)。如此一来,停留于热带地区的热能便会增加,让大西洋热带海域与墨西哥湾的表层海水更加温暖,使得更多的飓风成形。

第十三章 地球的现况

本书到目前为止,将焦点都放在北极和南极的生态改变;而现在我们该来看看地球整体的情况,思考现在的我们正处于什幺的状态。

首先,温室气体浓度的增长完全没有缓和的趋势。儘管政客们信誓旦旦的挂保证,有些国家也已致力推动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但中国和印度等过于仰赖能源的经济发展模式已造成重大冲击,不断地让二氧化碳浓度向上攀升。目前,空气中二氧化碳的含量已来到四百零四 ppm(至二○一六年初),如此高含量所造成的气候变迁现象,已不可能毫无破坏性。

二氧化碳的含量仍加速攀升、毫无间歇,更没有任何减缓的徵兆,令人十分忧心。别忘了,所有的二氧化碳都有潜在的辐射强迫作用,经过一段时间,无论二氧化碳是否被海洋或植物吸收,摆在眼前事实是这些二氧化碳已被从地底萃取而出,置入全球气候系统内,在现在或未来,其辐射强迫作用必定会为地球增添热度。如同在第九章曾提到的,甲烷是更令人忧心的温室气体。在一九九○年代,大气层中甲烷含量的增长速度一度停滞,当时人们确实鬆了一口气,以为某个自然法则终于发挥效用了;事实并非如此。到了二○○八年,甲烷的含量又再次开始攀升,其增幅直逼一九八○年代的增长速率。值得一提的是,甲烷含量再次增长的时机,似乎和北极陆架海床暖化,导致夏季海冰大幅退缩的时间点一致,也因此更加确立北极离岸暖化作用和全球甲烷含量之间的关联,但这也意味者会有更严重的灾难发生。

其次,每项全球指标看起来都不甚乐观。全球总人口数目前已达七十亿,预计会在二○五○年增至九十七亿,并且在二一○○年达到一百一十二亿。很难预测未来要如何供足粮食给这幺多的人;气候暖化已导致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可耕农地的减少,虽然理论上,高纬度地区的农业产值会因暖化增高,有助于舒缓非洲的粮食问题,但事实上,农产量因受极端气候影响而迟迟无法提升。我们不断的砍伐森林,将水资源消耗殆尽。为了养活众多人口,农产业被迫成为密集且高度仰赖能源的产业,变得对工业原物料的短缺十分敏感。诺贝尔得主保罗‧克鲁岑(Paul Crutzen)曾试图敲响警钟,提醒世人注意製造人工肥料时不可获缺的磷,已经出现短缺的情况。其中,联合国对于二一○○年的人口预测,尤其令人担忧,因为人口问题将在各大洲呈现不同局面:多数大陆的人口会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但仍在可以应变的範围之内。欧洲的人口则不增反减,而非洲的人口数量却会增长四倍之多,从十一亿增加到四十四亿。

非洲目前已无法自给自足,若再加上全球暖化严重扰乱了粮食生产、造成荒漠化现象,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非洲要如何因应人口增长了四倍的情况?答案是非洲办不到,世界其他区域要负责供应粮食给非洲。然而,其他地区也有自己的问题需要烦恼。不难想像,在人们缺乏同情心和援助物资的短缺的情况下,大规模的饥荒将无法避免。世界又会如何因应自己自私的行为造成的后果呢?我不敢想像人性会变得多劣质,又会提出何等荒唐的说法,为自己的袖手旁观脱罪。

地球生病了吗?

事实上,人口问题涉及的不只是粮食层面而已。每一个人都是碳排放者,因此,减少碳排放的工作,会因为人口增加而变得更棘手。世界上每个人所需的粮食,或多或少都需要空间来栽种,也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各地正大规模的砍伐森林,但此时,也正是我们最需要大规模造林,以减低二氧化碳含量的时刻。每个人也都需要饮用水,然而淡水资源日亦减少,迫使我们更加依赖海水淡化这个能源密集、会增加碳排放的作为。由此可见,我们很难否认这个等式:人口越多=碳排放量越高。然而现在的我们似乎早已遗忘,人口爆炸的问题中,是那些因素让一九七○年代的全球体系分析师如此忧心忡忡,就如同在《成长的限制》(一九七二年出版)一书中曾提到的问题;这个问题仍然存在,且尚待解决,除了在中国曾一度因某种激烈的手段而获得控制外。

经济上,全球整体的金融体系摇晃不定,仍需要不断地成长才能维持稳定的状态,银行体系像是寄生虫般地逐渐把地球榨乾。目前,世界各国包含中国在内都奉行资本主义,追求的当然不是永续均衡型的社会。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若各方面都成指数型增长,终将招致灾难。然而,各国的金融首长似乎倾全力推动经济成长,设法让国家脱离自己或前朝所招致的财务困境,却从未有人仔细思考要如何让经济朝永续发展的方向前进。

然而,最可悲的是社会上,民众已对局势麻痺不仁。在一九六○年代,西方的年轻人曾为了一些的理想而群起发声,共同对抗种族主义、参与越战等,展现了对世界的入世之心。反观现今的情况,在这全球局势与个人的利害关係更为密切,世界问题更迫切需要解决之时,民众却反而表现地事不关己。各年龄层的选民,各家公司行号,各个政府机关对于研究如何打造一个永续的地球毫无热忱,只在乎追求个人财富和舒适。只要我们还能在多享受奢侈品几年,可以驾驶豪华轿车,或搭机到海滩度假,我们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担心未来必定会出现的疾病、贫穷、战争、犯罪,和最终的粮食资源的耗竭和饥荒等灾难。这些灾难都和当前迅速变迁的气候系统有关。年轻一代无心倾听,亦无意行动,而长者也不愿带头,不愿教导示範。

如果我们去问世界知名小说《块肉余生录》(David Copperfield)中的米考柏先生(Mr Micawber)该怎幺办,他肯定会回答:「最后一定会出现转机,让所有人免于灾难的。」然而,这个转机会是什幺呢?以下是一些似乎不太可能发生的情况:

  • 上帝突然决定该是耶稣二次降临的时候了。(这确实是美国某些民众认为,不须採取任何行动来应对气候变迁的理由)
  • 世界上确实有外星人,他们自一九四七年来不断关注地球,因为他们计划要佔领地球,拯救人类。
  • 会有人研发出一个神奇的装置,无限量供应洁净的能源。这可能得仰赖新奇的物理发明,像是冷融合,或根据现有的物理研究,研发出可行的热融合系统,但或许还得等上二十年的时间。
  • 地球可能会受到一颗巨型陨石的撞击,将所有生物毁灭。
  • 某个偏远的非洲丛林中,出现了一株新的病毒,蔓延全球,导致所有或大多数人类受感染而灭绝。
  • 世界或许会陷入大型的核武战争中。

    我的看法是,一味地等待转机出现,等到坏事出现的机率,往往比等到好事来的高。自我救赎的关键,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中,也取决于我们自身的行动。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2050年后人类将无法在地球上居住?!《消失中的北极》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这完全就是纪录片《洪水来临前》的「北极冰层版」,不单单只是想要吓唬妞妞们,这是攸关地球人类生命存亡的关键报告啊!

    本文摘自《消失中的北极》                                                                    

    妞书僮:减少碳排放居然是毫无意义的环境政策?!《消失中的北极》新书转载

    出版社:采实文化

    作者:彼得.瓦哈姆斯



    上一篇: 下一篇:

  • 松冈容子(Yoky Matsuoka)回到了 Google(Alphabet)。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意

    相较于洩漏次数频繁的 iPhone 11,外界对于 Apple Watch Series 5 所知甚

    相较于洩漏次数频繁的 iPhone 11,外界对于 Apple Watch Series 5 所知甚

    最近看着手上的数位相机就不知不觉的有感而发, 科技日新月异, 去年也许还是一时之选的高阶数位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