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生活客 >辅仁大学医学院院长江汉声》春风化雨,从性林到杏坛 >

辅仁大学医学院院长江汉声》春风化雨,从性林到杏坛

2020-05-29

辅仁大学医学院院长江汉声》春风化雨,从性林到杏坛

从性学大师到辅仁大学医学院长,江汉声总不忘将文学、艺术与医学做最完美的结合,坚信医学是科学,也是艺术的他,为了让医疗更人性化,在教育的路上,将不断朝作育更多富含人文素养、具备「圣、美、善、真」特质的医学人才迈进。大多数人对江汉声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他的称号有名医、名嘴、畅销书作家、钢琴家…,其才华洋溢,粉丝又多,在社会上的知名度算得上是医界天王级的人物之一。可是,近几年他显少公开露面,原来,他到了辅仁大学医学院担任院长,并把大部分心思和时间花在医学教育上,希望培育出一群具有「圣、美、善、真」特质、摆脱白色巨塔形象的医疗专业人才。


如果以资历、专业、人才等角度来看各医院的特色,江汉声的母校──台湾大学医学院无疑是个中翘楚;其他如台北医学院、高雄医学院不论是社会知名度,或是认同度也都很高;而长庚大学则以财力雄厚、企图心十足的姿态脱颖而出,和这些医学院的前辈相比,又新又嫩的辅仁大学医学院,要以什幺彰显自我的特质?江汉声自信地表示,辅仁大学医学院希望教育出一群「对生命珍视、社会关怀程度超过其他医学院的学生」。

期许子弟兵以圣为首
尊重生命

辅仁大学是一所天主教大学,以「真、善、美、圣」为创校宗旨。江汉声三年前接掌医学院,则把「圣」调到最前面,改以「圣、美、善、真」作为医学院的宗旨,其目的乃是要求院内学生,把尊重生命、珍爱生命摆在第一位,这幺一来,进行医疗行为时,便会有不同于其他医学院学生的选择。即便是简单不过的堕胎手术,他也会期待子弟兵能坚决地说「不」;又如各大医学中心竞相展现实力的器官移植手术,在器官取得尚存疑虑的情况下,他也不愿贸然加入战局。


其次要做到「美」,指的是不能只做医疗,还要认知社会需求,关怀社会;现代的医疗是人性化的医疗,医病关係是医学教育的重点,医学生要有人文素养,医学是科学,也是艺术。「善」方面,医护人员乃至整个团队要全心投入,照顾病人以及家属,要全程给予完善的照护。以安宁病房为例,医生不只是用医疗专业照顾病人病情而已,而是要做到让病人活到最后一刻钟,都还觉得人生有价值,这便是江汉声希望培育出的「全人照护」医护人员。此外,「真」更是不可或缺,也就是在医疗专业能力上,不输其他医学院学生。


但是,理想与现实往往有落差,尤其是没有自己的附属医院可以训练学生,学生到各个实习医院去很快,且很容易被影响。学校能做的是:尽量给予在校生这样的训练,也要求合作医院了解辅仁大学不同于其他医学院的理念。不过,对社会现况了解的江汉声也坦率地说:「在利益挂帅的工商社会里,希望每个学生能具备史怀哲的理想或当初来台湾创立医疗基础的传教士们,像马偕、马雅各的情操真的很难,一班40多个学生中,能薰陶出几位这样的学生就很高兴了。」

大改通识课程
激发学生兴趣

医学院七年的课程大致包括三个阶段:一、二年级为通识教育,三、四年级为基础教育,五、六、七年级则进入临床教育的阶段。为了落实「圣、美、善、真」的教育宗旨,江汉声在课程安排上做了大幅的改革。


江汉声还没到辅仁大学担任医学院院长前,三、四年级的基础教育课程,已经採用最现代的问题导向(PBL)教学法,至今已步入第五年。他从学生身上看到主动学习、终身学习的精神,因此延续了这种教学方式。临床课程方面,在耕莘、国泰、新光等医院鼎力协助下,也大致就绪。唯独通识教育课程,尚未达到预设的功能。


和新潮的PBL相比,通识课程显得缺乏新意,江汉声透露:「校方希望我多花点精神来改善通识课程。」在台湾,高中生透过联考直接成为医学生,使得有些学生在心理状态上「準备并不完全,」他希望能透过重新设计的通识课程,让他们準备就绪。


过去的通识课程,有一部分和高中课程重叠,像是物理、微积分…,只不过换成英文版本再上一次,还有一些硬邦邦的课,像是国际关係…,引发不了同学的兴趣。江汉声说:「学生就是不想读物理,才来考医科,但是若能把和医学相关性低的课程,加上关联性,就容易引发同学的兴趣。」


在这样的原则下,江汉声目前正大刀阔斧地改革通识阶段的课程,例如将物理、微积分改为医用物理、医用微积分,教同学多了解物理、工程应用在医学上,如超音波、雷射的原理和发展;心理学多谈些医病关係、人际沟通;多开设与医学相关的人文课程,包括医学与人生、医学与文艺、医学史、诺贝尔奖回顾、另类治疗…。

觅良师
不辞自掏腰包

课程改革后看来很有创意,可是师资怎幺找?江汉声谈到:「台湾教育改革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找到适任的好老师,有好的老师,才能谈教育改革。」辅仁大学是一所包含文学院、神学院…的综合大学,人才照理比其他医学大学还齐全,可是,如果由中文系老师教授「医学与文学」,学生会觉得「太沉闷,好像在听天书,」因此,他认为:「最好找有医学背景,同时又对该专门领域有特殊修养或兴趣的人来开课。」


于是,江汉声除了亲自出马,也找来有特殊专长的陈克华、侯文咏、王溢嘉,和其他可以来上医学课程的他院老师,如请蒋勋谈人体之美,使医学生耳目一新。课程有创意,师资又是明星级,甚至偶像级的名嘴,这幺一来,通识课程确实广受欢迎,可是,问题又来了,叫好又叫座的课程也因全校二万多名学生争相选修,造成医学院学生抢不到的情形。


改革的另一个问题是,学校师资名额有限,在基础医学占去许多名额的情形下,通识教育要找到师资并不容易。此外,学校钟点费不高,有时候还得自掏腰包,多给车马费;然而学生不见得领情,有时还发生靠点名才踊跃出席的现象,他无奈地说:「老师的教学方式固然要检讨,可是,有些费尽苦心安排的课程,也希望学生可以更主动学习。」

以人文素养提升自己
贴近病人

虽然江汉声在教育界资历不算深,但几年下来,已有自己独到的心得。在台湾受教育、担任教职,加上远赴德国慕尼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他,对东西方教育文化有着深刻的体验。他直言:「台湾教育最欠缺的是生活教育和个人素养。」台湾教育体系注重升学,使得知识和技术的传授成为主流,他观察到:「多数主修科学、医学的人,人生似乎变得很乏味。」


一样是学医,江汉声的人生却不乏味,这要归功于能写诗、懂文学,在鹿港行医的外祖父,以及让他从小学琴的母亲。从小的薰陶,使得他具备一般医生欠缺的文学、艺术涵养,让他不论舞文弄墨或悬壶济世、私下看病或公开演讲,都更懂得贴近人的需求。在江汉声的教改蓝图里,每位医生都应该具备热爱生活、有人文素养的特质。


即使高喊「视病犹亲」的现代,仍有不少医生难得露出笑容、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三两句话便把病人打发,根本无法解除病人对疾病的疑虑。江汉声认为:「这就是医生素养不够使然。」病人担心病情才来就医,因此医生的职责应是「在短时间内让病人解除焦虑。」


江汉声指出:「帮病人解除焦虑前,要先知道如何解除自己的焦虑,否则,一天看50个病人,就有50个焦虑加诸在医生身上,这就是个人素养的重要性。」所以,不管是文学、哲学、生死学…,都应有所涉猎,这就是大幅改革通识课程的目的。

挥洒人生,多方发展

一路走来,江汉声有许多开风气之先的创举,例如他察觉到台湾成年人非常欠缺两性教育,于是致力于推广正确性观念,以及两性相处之道,最后竟意外被誉为「性学大师」,还和一群医师朋友共同创办「性林出版社」。


其次,在深入临床医学之余,江汉声也把自己毕生最爱的音乐融入医疗,做跨领域的结合。此外,在进行教育改革时,因找不到适合的教材,他也当起开路先锋,自己捉刀,编写医疗史教材,不久的将来,他将陆续出版三本相关的书籍,而医学史方面的研究也将随之告一段落,他坦承:「能写的差不多都写了,而且一般人对医学史方面的兴趣蛮有限的。」


领军改革者,天生就有无穷的创意,江汉声下一步会专注于哪个领域?他没有卖关子,快人快语地说:「接下来会用不一样的方式呈现与深入探讨医学伦理的故事。」


凡走过必留下着作,江汉声过去出版过许多精采又精闢的典籍,日后他有任何心得或创见,也将不吝啬地记录下来,与同好分享。虽然忙碌于医疗与教改的工作,他还是承诺:「不会停笔。」所以,想知道江汉声的动向,多注意书讯即可得知他的下一步。

江汉声受病人爱戴的秘诀

有些社会上具高知名度的专业人才,往往会疏于经营本行;然而,江汉声可不一样,无论再怎幺忙,每週一定亲自看诊,为老病号、新病友看诊开药。对他来说,看诊是责任、义务、不做会觉得失落的一件事。


若跟随他看诊就会发现,其看诊风格与众不同。像是医护人员不喜欢接触的精神病患者,江汉声却有办法经年累月和这类病人相处,还得到他们的认同。有些病人从年轻时就由他看诊,年老时虽罹患老人痴呆症,忘记身边许多人事物,却还叫得出他的名字;有一些性病焦虑患者,非得三不五时挂他的门诊,让他安慰几句才会放心;当然,还有一些女病患情不自禁地就喜欢上风度翩翩的他。


被病人过度喜欢、崇拜或依赖,可能是某些医护人员的压力,然而江汉声却认为:「病人对我的依赖,把我记得的程度,让我觉得非常温馨,我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每个病人可以高高兴兴地回去。」


每週只看一诊的江汉声,总有上百个病人,下午2点开始看诊,直到8点才看得完。看诊时,他会针对不同病人调整看诊的方法,如果只是单纯的病痛医治,找出病源后,好好开药即可;若是需要医生多说话才放心的病人,他就会花多一点时间和病人沟通;若碰上工人,他也会不介意地说几句髒话来拉近医病距离。病人脸谱男女老少、形形色色都有,江汉声看诊的秘诀是:「以每个病人的语言跟他们谈话,就可跟病人做很好的沟通。」


江汉声对现代医疗器材非常了解且熟练,精密手术更是在行,可是,他却常常提醒医学生:「不要太相信高科技仪器,毕竟我们是『看病人』,不是『看病』。」在他的经验里,有时几句话比开药还有效。课堂上,他也会把受病人欢迎的方法传授给后辈:「不要只花时间在上课、看书,也要花时间和病人聊聊天,了解病人的问题,才能当一位好医生。」

尊重孩子选择的老爸

江汉声出生于医生世家,连同爸爸、外祖父,家族中有几十位医生,他自己也捨弃最爱的音乐,选择医生当作职业。可是,他并没有积极主动地要求小孩也走相同的路,而是完全尊重孩子的兴趣。


大女儿读法律系,也考取律师资格,江汉声鼓励她专注于「生物科技法」,因为此领域较少人投身;次女念高一,对生物科技有兴趣;老幺是儿子,遗传了江汉声的艺术天分,就读国中美术资优班一年级。


江汉声从小就弹一手好琴,大学时也靠教琴赚了不少零用钱。对他来说,虽靠着音乐赚钱不成问题,但是如果选择音乐作为职业,在教学之余,更期待成为专业演奏家。然而,他考量到:「很少人拥有马友友、林昭亮那幺好的机会,」所以,直到现在他还是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抉择:没有选艺术作为职业,但是把音乐和医学结合,带给更多人好处。


然而,如果是儿子选择艺术作为职业呢?江汉声倒是持开放的态度:「如果程度、兴趣都足够,将不会阻止他走艺术之路。」

以弦歌雅乐作育英才

从小弹琴到现在,江汉声最喜欢的还是音乐。私人时间的分配上,「如果一天多出一个小时,一定用来弹琴。」在公事上,他不只利用音乐做另类治疗,还在辅仁大学兴建医学大楼时,把国际会议厅设计成兼具音乐厅功能的场地。综观国内医学院的建筑,大概也只有这位热爱音乐的院长,才想得出这种创举了。


江汉声担任辅仁大学医学院院长后,除课程方面的大幅改革外,最具体的「施政」目标就是兴建「医学综合大楼」,除图书馆、动物实验室、医学博物馆、贵重仪器中心、资讯中心、医学教育中心、临床技术中心、辅大诊所等现代化医学院应有尽有的硬体空间设备之外,他也希望加入温馨的感觉,故大楼里也计划引进星巴克咖啡、诚品书局等调子较软的空间。


此外,正在兴建的辅仁大学医学大楼还有各种各样的跨领域结合,除了和各学院有共同的研究室之外,就连国际会议厅都可以借给艺术系演出使用。他透露,之所以做此设计,除考虑到不少老师在专门领域里担任理事长、会长等职,需要固定的场所举行会议,而且将来捷运通车之后,新庄也可以成为一个学术交流的中心,因而催生了这座国际会议厅。


脑筋动得快的他甚至想到:「只要加强音响、舞台设备,会议厅也可兼作演奏厅。」这样的构想一出,很快便得到回应,有海外善心人士单独负担3000万装潢费用,新光集团吴东进董事长也捐赠一台最大型的史坦威刚琴,有400个座位的国际会议厅也就具备演奏厅的功能了。


新医学综合大楼预定今年底落成,届时江汉声会亲自上台演奏钢琴,曲目可能将是他最爱的萧邦,或最近常弹的电影主题曲、台湾人创作的曲子。日后,他也计划经常邀请国内外知名的音乐家或团体来献艺,这将是一栋常有乐音飘扬的医学大楼。


届时参观医学大楼的来宾,可不要误以为走错大楼,到了艺术学院。将来在辅仁大学医学院,也许他能以弦歌雅乐作育更多有人文素养、视病犹亲的医学人才。



上一篇: 下一篇:

「湖人就是一座金矿。」魔术强森(Magic Johnson)的这一句

NBA今夏的自由市场运作已经来到了尾声,虽然之后可能各队还会有一些小

就像是去年的翻版一样,「航天城」休士顿本季依然功亏一篑,在对方主将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