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图 >2014大选,慎防沉睡者效应 >

2014大选,慎防沉睡者效应

2020-08-09

「火星人登陆地球了!」某天早上,在电视上面,看到有名的媒体人这样告诉你,想必你一定会吓一跳。即使媒体的公信在台湾早就摇摇欲坠,而说话的媒体人你更未必相信,但作为大众媒体,这些强势通路仍将左右着你的讯息输入,而影响视听。

2014大选,慎防沉睡者效应

三人会不会成虎?就算你慎思明辨,一时不信,那幺再加一个人好了。喔,不,上帝不会给我四,那就再多一个人,五个人跟你说动物园的老虎跑出来了,你大概就不敢上街了。

在心理学上,有所谓的「沉睡者效应」。原本庞大的故事,成为一些简洁但却违背事实全貌的陈述、成为一句句的「小话」,在视听空间上流传。时间过去,这些话是谁说的、在哪里说、为什幺说,都可能在大家的脑海里面渐渐模糊,我们将只记得这些话语,却不记得这些话语的可信度,而把它深印心中,甚至深信不移。

2014「七合一」的地方总选举即将来临,已经执政了5年的国民党政府,不管在中央或是地方,都没办法拿出正面的政绩诉求选民,这种时候,只好反守为攻,弄成「大家一样烂」的假象,将是其最大化战果的唯一策略。而且,纵使在各个绿色执政县市,国民党多年积弱不振,又都推不出像样的人选,早已选赢无望,但用「打击南方」,来「回防中北」,经验上还是可以获得一定的战果。

那要怎幺攻击呢?他们将透过强势的媒体通路,大量释放似视而非的「小话」,造成前面说到的沉睡者效应,把黑色的标籤贴在对手身上,让对手陷于难以解释澄清的泥淖。

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否是在统一的号令之下,国民党与其媒体界的支持者,类似的攻势已经出手了。像是这一篇1月14日中国时报时论广场上面这样的一篇投书:〈陈菊是可敬的对手吗?〉,就是企图透过事实的选择性陈述、造成沉睡者效应的代表作品。

就像在陈挥文这篇「大作」里面,他们会强调,黄俊英「本人」没有被法院认定过贿选;然而他们却不敢告诉你,选前最后一夜,国民党阵营究竟有没有发放「走路工」?他们更不会提醒你,古姓当事人已经明确地因为「为黄俊英发放走路工」,而最后以违反选罢法被判刑三年半定谳。

他们会不断主张,当时媒体报导了陈菊阵营接受学生举发「走路工」的记者会,造成了媒体视听的对黄方面的负面印象;然而他们却完全不敢提,当时有更多的媒体,给予黄俊英阵营辩解漂白的「平衡」报导、造成选前变相的强制露出,同时充满对陈菊阵营敌意与恶意的不实攻讦。

他们用极其负面的话语,来指责陈菊阵营「不择手段」,揭发贿选是「怪招」、「奥步」;然而他们却故意不提醒你,像这场「走路工」一样的贿选事件,长期以来,一直严重地影响着台湾的选举公平,并进而伤害台湾的民主政治品质。有些政党与「不贿选就不会选」,这是各界有识之士备感痛心的课题,也是我们对2014到2016不变的担忧。

同样一场「走路工」事件,竟然能在不同的事实剪裁手法之下,而呈现与真实意义相反、受害者与加害者颠倒的叙事,乍看煞有其事,但根本经不起深入检验。但一般阅听大众,在有限的时间精力下面,难免有失察之处,沉睡者效应遂快速形成、逐渐扩大。

这篇投书,对于2006年那场选举的结果,透过对「事实」选择性的陈述,而隐匿更关键的真正事实,造成对事情全貌的混淆。可以想像的是,在黄俊英教授过世的时间点,立场倾向蓝色的名嘴们,利用着「人死为大」的传统情感,同时又搭配杨秋兴宣布参选的媒体效应,发起一小波打击,正是2014的前哨战役之一,我们也可以藉着解析此文,来看出类似媒体攻势的端倪,提早拆解蓝营的「沉睡者效应」战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郑成功大业18载 ▲郑成功建设台湾,促进台湾与日本、东南亚之间的贸易,让台湾真正成为一个海洋国

评/长官做坚强后盾 ▲街头执法、打击犯罪,是为了维持社会秩序,警察所必须肩负的任务与使命。(示意图

小瀬村真美Mami KOSEMURA│冰冻 录像装置 尺寸依场地而定 2011 图/关渡美术馆提供2

2019/09/22 【记者戴欣怡/新竹报导】 林务局今(22)日与苗栗家扶中心携手,邀请30名家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