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生活图 >在中国创业,既可怕又振奋——专访课程格子创办人李天放 >

在中国创业,既可怕又振奋——专访课程格子创办人李天放

2020-06-27

在中国创业,既可怕又振奋——专访课程格子创办人李天放

课表搬上手机小萤幕,除了填入课程,还能干嘛?

中国新创团队「Creating EV」作品「课程格子」,要让你从简单的课程表出发,摸索出未来的职涯道路。

说穿了,课程格子也许就像当初只在校园流行的 Facebook,作为专属学生的社群网站。不过与 Facebook 熟悉知己、普通朋友与陌生人,课程格子以选课与社团作为择友指标,为 600 万中国大学生找到同道中人,交流兴趣,互相激励发展成专业,在踏入社会之前,你已早一步笃定自己的志向。

微软、Palantir 毕业生,毅然归零

课程格子的创办者李天放是中国网路创业者中所谓的「海归派」,六岁即随家人移居美国西雅图。高中毕业时,他就近选择华盛顿大学资工就读,毕业以后又顺理成章进入总部就在附近的微软。但当他到了硅谷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走向梦想的路程,有些迂迴。

问他课程格子如何帮助正在念大学的他解除迷惘。他坦言不讳:「如果时光真能倒流,我会先去加州念史丹佛。」在那里,人人都有创业壮志,当然也不缺乏执行梦想的能力。大三的他拿出手机打开课程格子,也许早就找到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

李天放离开微软后,去了着名投资人 Peter Thiel 共同创办、专门提供政府追蹤可疑份子网路行迹的大数据公司 Palantir,「刚开始只有我不是史丹佛毕业的」。那时 Palantir 才刚启航,员工仅有十几个人,「面试官用手机 demo 产品给我看的时候还会 crash」,但也就是那股不畏挫折的奋斗感与相信未来的朝气,深深吸引着他。

所以,当 Palantir 进入壮大的阶段,三年期间全体员工激增 30 倍、1 亿美金收入进帐,笔直而稳定的发财之路在眼前铺展开来,但李天放反而自知「是该走了」。这时候的他,已经领悟「我喜欢从 0-100 人的阶段」,而不是在一万个人里面当名不见经传的分母。李天放决定离职,先让自己的人生归零。

一场篮球,开啓中国意外之旅

如同许多从职场「中离」的人,李天放到处旅行了一阵子,一边思考创业点子,但没想到就在準备返美前,他来到了中国,偶然打了场篮球,巧遇创新工场投资经理,他引领李天放敲开中国网路圈大门,从此在这个除了脸孔熟悉、其他一切都很陌生的地方待下,一去不返。

这座由微软「学长」与曾 Google 前全球副总裁李开复所创办,有「中国 Y Combinator」之称的新创企业投资与育成中心,成了孵育李天放创业处女作的基地。其实最初他也并无心久待,只打算完成三个月的小型计划,「fail就回美国」,不过陆陆续续有了投资人、来了共同创办人,不知不觉四人团队竟然逐渐成形,「所以,也走不了了」。

李天放透露,其实,同属「外来者」的李开复曾经劝告他,想留在中国发展,当个顾问投资人或者在团队里担任技术长都好,就是别强出头。

李开复的切身之谈,并未压抑李天放想「自己来」的欲望。

远离「浮躁」北京,在丽江诞生 600 万使用者的「课程格子」

创业地点是场意外,而在北京扎根之后,难关才正开始。从协助创新工厂助跑计划,接着脱离羽翼,自行组织四人团队推出分享生活目标与社交活动的社群平台「计划 FM」,获得日本 IVP 与创新工厂投资。但经营几个月后,却始终只在创业圈内获得迴响。不过他们敏锐地发现有一小批学生群体用它来规划课程表与学习计划,李天放决定转向:冷冻计划 FM,但在原有基础上为学生搭建服务。

一切彷彿回到原点,但这时他们心中已有更清楚的蓝图。为了远离北京创业枢纽的「浮躁」之气,不受外界摇摆,李天放带队一行人远赴南方旅游胜地丽江,闭关在客栈中写起程式。三週后开发出「课程格子」的第一个版本,返回北京藉着传统的实体活动如在校园贴海报、号召北京大学学生试用等方式推广。2013 年,中国 2500 万大学生近 1/4 都是他们的使用者。

所谓浮躁,李天放接受中国媒体 1 访问时曾说,北京与硅谷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心态。「在硅谷创业,创业者大多将自己当作一个科学家」,凭着演算法与数据以及细腻的市场观察琢磨产品;而他所感受到的中国创业氛围,却往往是在使用者达到一定规模时,就急着变现。

人在中国三年,他不受这种习气影响,毕竟这种小利是「以产品的未来生命为代价」。目前课程格子尚未想及赚钱这档事,「等到我们覆盖所有学校 75% 的大学生再来谈吧。」

课程格子吸引 600 万学生,每个学校平均使用人数 25%-35%,他说不出什幺厉害的行销招数,「每个用户的累积,都是写好每行程式、修好每个 bug 得来的」,不求一夕爆红,定时亲自到校园观察学生活动,公布栏的海报,请学生到办公室使用各种 app,都是重要的灵感来源。

在中国创业,既可怕又振奋——专访课程格子创办人李天放

最近课程格子刚结束 微软创投加速器 半年培育,从工具衍伸为社交软体,李天放企图用「小课表」创造「大格局」,蒐集所有学校的数据资料,从课程到教师评价、学长姊留下的各种建议,以及以兴趣为基础的交友功能,帮助大学生拨开对于未来的迷雾。

在中国创业,既可怕又振奋——专访课程格子创办人李天放

今年课程格子已有跨出海外的计划,台湾也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也许不久学生就能试试用它来 搭讪通识课学妹 交到知己。

落脚中国的硅谷人

关于中美创业气氛的差异,除了上述创办人本身的视野与思考模式之外,李天放在中国社群问答网站知乎 2 中的回答也非常有意思:

我们经常可以看到 Google、苹果、Yahoo! 等科技巨头热热闹闹的併购新创团队,但为创意为人才一掷千金、甚至彼此抢夺的场景却没被中国「複製」,类似 Instagram 或 Tumblr 被大企业纳入麾下的故事不常在中国上演,人才收购更是罕见。据说中国创投甄选团队时有个必考题「大公司抄你怎幺办?」,道出中国创业者可能面临的窘境。

最初,李天放崇尚「nerd」或者「hacker」思维,也只找来相同类型的伙伴,「团队的文化是自我複製的」,最早的几名员工将决定团队未来的样貌,在课程格子达百万使用者时,他们的团队仍然只有最优秀、彼此最匹配的四人,因为齐心一致,无论多忙,也不会降低对产品的要求。但在历经几年创业洗礼后,也必须徵召 fighter型的狠角色冲锋陷阵。

也许这时,李天放已经理解大力推动中国本土网路创业的李开复,为何对他泼了冷水。

做为一名外来者,在中国创业几无优势。「海归这个标籤肯定是减分的」,前路少有成功典範可供追随,文化上的盲点让李天放必须费更多功夫理解「草根用户」的需求,而中国恶劣的竞争环境也得花时间适应。应创业潮而生的众多网路科技媒体也消弭了资讯落差,中国创业团队零时差接收硅谷最新动态,「这里的创业者去美国的次数都比我多了」。

李天放此刻能「赢过」中国创业者的大概唯有公司文化的形塑,中国虽然也愈来愈多公司模仿硅谷企业舒适美好的工作环境,免费的零食饮料、三十吋大萤幕电视、乒乓球桌⋯⋯不过这些毕竟只是表象,李天放更注重的是建立一支价值观契合的团队。

承袭 Palantir 经验,每当招募新人,他都会问每位同事「如果明天他来上班,会让你感到兴奋吗?」只要有人否定,无论对方学经历再怎幺优异,也不录取。目前 Creating EV 已是一支 20 人的团队,工程师佔了一半以上,无层级之分,「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所有人都要设法了解使用者。

身在中国,既可怕,又振奋

2011 年放弃美国的一切,来到中国北京,宛如来到另外一个世界,李天放说,「Facebook 很久没上了」,Twitter、Tumblr、Quora 大概早都生灰了。这些过去在美国惯用的服务彷彿镜射到平行宇宙,现在他用微博与追蹤者交流,打开微信聊天,在「点点」分享观点 3,也于知乎提问、回答、开专栏 4。

对中国稍微有点认识的人,都知道这些服务多是向西方「致敬」,造就惊人的成功,中国的网路防火墙反而便捷了中国网路业的发展。然而,近来中国的「山寨」现象不再那幺肆无忌惮,源于本土环境的创新已开始引起全世界的注意,去年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就被金融时报誉为「中国唯一的网路创新者」;也有愈来愈多胸怀壮志的小团队争相证明自己开创新局的能耐。

而最近新年期间腾讯微信的红包活动,同样是几乎前所未见的行销手法。作为落脚中国的硅谷人,李天放对这场引发 500 万人壮阔迴响的「小」活动所下的注解,也许也最能形容他在北京闯蕩这几年的感受:

因可怕,而振奋,在这个充满各种险恶挑战的环境里,如他所言,「中国的创业者每一个都像是英雄,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李开复的话言犹在耳,但李天放当然回不去了,而所有已经走在路上的创业家,也不会轻言放弃。

  1. 课程格子李天放:硅谷思路的中国创业 ↩
  2. 课程格子用户超百万规模时团队只有 4 人,这是如何做到的?↩
  3. 李天放部落格 ↩
  4. 知乎专栏 ↩


上一篇: 下一篇:

早先我们专访了台湾最早投入群众集资领域之一的 FlyingV,整理爆红群众集资专案爆红的业内祕密,分

台湾製造业历经「客厅即工厂」的极盛期,而后产业外移,儘管如今有大批肥美鲑鱼返乡迴流,仍然回不去过往荣

萨诺斯戴着无限手套的手指一弹,有 50% 的生命就要消逝;棒球场上顶尖打者的打击率,再高也不过四成,

準备接受挑战前更要签「生死状」,原因是画面有一定的刺激性(丧尸嘛),如果你有血压高心脏病或者怀孕,就